/ 书评

读《数字战争:苹果、谷歌与微软的商业较量》

三家公司左右着数字世界的发展格局,也影响着我们普通人的生活甚至命运,深入了解他们的发展历史和文化可以使我们更好的预测未来。

iPod 为什么不在沃尔玛出售?

沃尔玛是廉价、快捷的代名词。iPod 将会被放置在某个不受重视的角落,被员工所忽略,经过的顾客可能会用手乱摸展示的样品,使之看上去破旧不堪。人们在 iPod 与其他产品之间做出的选择,可能会在瞬间变成了单纯的价格比较。

如果所有播放器都是可以相互替代的,那么你为什么还要一直守着其中的一款呢?当然会选择能够满足功能要求、售价最低的那款。制造商的利润空间会被破坏(就像个人电脑市场一样,人们唯一考虑的就是价格因素)。

微软的音乐播放器为什么干不过 iPod?

微软一直关注复杂的“功能”信息,而苹果则一直关注音乐本身。

“工程师让技术更加成熟,同时也让它变得简单。”这是苹果的信条。

席勒与乔布斯一样,表达了苹果产品哲学的核心——他说,不论是电脑还是iPod,这种核心哲学是不会改变的。“我们对于产品中应用的技术十分谨慎,”他说道,“我们应该增加新功能,因为顾客喜欢,并且也能帮助我们增加市场占有率。我们很多竞争对手都过于迷恋增加新功能了:卖清单要比卖好产品容易。但是,如果我们认为有些功能不够好的话,我们就不会采纳。”

微软的哲学就是先发布再改善。史蒂夫·乔布斯则绝对不会这样做。他只会等到产品已经极尽完美之后才将其公之于众。

微软第一个开发出了满足唱片公司要求的DRM;但是苹果第一个开发出了满足用户要求的DRM。这并不是最好的DRM,但是它也不需要做到最好。它所需要做的就是不要妨碍人们的要求。

NOKIA 为什么衰落?

诺基亚关注的不是那些使用手机的人;他们更关注那些向诺基亚购买手机的人——移动运营商。

诺基亚还有一个更为严重的内部问题,这一点你随便问哪个诺基亚工程师都可以发现:设计用户界面和其他系统的软件团队要受制于硬件团队,后者可能会为了达到销售价格突然降低手机规格,全然不顾对软件的影响。而软件是手机体验的核心这一理念(是苹果一直坚持的)却被淹没了。

当塞班的销量一落千丈,运营商也意识到塞班已经在衰亡了,于是要求诺基亚给予更多的折扣。诺基亚开始举步维艰。利润和收入双双下跌。

微软、谷歌、苹果的移动战略

在微软的字典里,根本就没有免费的午餐(软件)提供。“希望通过与诺基亚的协议将其变成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手机平台——只要手机用户更加紧密地与Windows个人电脑平台和Office产品相联系,就可以保证微软大量的利润。微软可以从Windows 个人电脑平台和Office产品中获得75%的营业利润率。(同时微软还可以从安卓专利中获得收入。)”

谷歌想要支配整个手机搜索业务;它并不在乎其平台是否占据支配地位,只要其搜索引擎(以及由其决定的广告系统)获得最广泛的使用就可以了。

苹果也并不一定在意售出最多的手机,只要它可以从售出的手机中获得大笔的利益,并且刺激其周围软件和硬件生态系统的发展就可以了。

未来谁胜谁负?

随着安卓占据市场第一的位置,就认为手机竞赛“结束了”,这种言论还为时尚早,并且也没有把握住重点:“获胜”的意思就是拥有足够数量的用户。并不是百分比。对于生态系统来说,你必须达到一个关键的用户最低限度,从而才能吸引(软件)开发者。因此操作系统只要有100万的用户,哪怕其只占5%的市场份额,它也能获胜。

每一个平台都有不同的位置。安卓依然可以加速发展,然后参与到所有新的兴市场中,苹果可以夺去其中最好的顾客。它们之间是非常彼此互补的。

触屏也不是发展的终点,新的输入方式会出现,新的用户界面、生态系统和播放器将会出现。

计算机发展的历史中,从来没有过任何一家公司可以支配两波发展潮流,也从来没有发生新的潮流没有扼杀掉旧的。

假如智能手机的未来发展只面临一个威胁的话,那就是专利——尤其是软件专利。